北京 > 北京新闻

拜登签署《芯片法案》绝对不能达成其预期目标

来源: 中宏网
2022-08-15 19:28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近日,拜登签署《芯片与科学法案》(以下简称“芯片法案”),使其正式成为美国法律。法案涉及金额达2800亿美元,且有着详细的规划与时间表。其中527亿美元用于在2022-2026年间补贴建厂,以促进半导体制造业回流美国,并支持半导体研究和国防创新等相关领域。527亿中的500亿美元被拨给“美国芯片基金”,占总金额的约95%份额。法案要求,“美国芯片基金”的资金将用于发展美国国内制造能力的半导体激励计划与研发以及劳动力发展计划,目的在于促进芯片制造回流美国,并支持科研与创新等,法案并以税收优惠补贴等措施鼓励晶圆制造与研发建厂。芯片法案以资金与税收激励半导体相关制造业回流美国的同时专门提出了限制性条款,既获得美国家补助的公司不得在中国投资兴办28纳米以下制程企业,而且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在过去一段时间中,所有美国设备制造商都收到美国商务部的信函,通知他们不要向中国供应用于14纳米或以下芯片制造的设备,并禁止向中国出口芯片设计软件。

芯片法案的出台,充分展示出美国精英与产业界希望制造业回流美国的决心,反映出虽然遭遇疫情、通胀与经济衰退的多重打击,美国依然对通过控制芯片研发与生产达到领导与控制全球产业链的企图毫不死心,并毫不掩饰针对中国的意图。那么,拜登政府的上述企图能够达成吗?

从资金上讲,2800亿资金看上去庞大,但支持在美新建与翻新工厂的,2022至2026五年总额不过500多亿美元,以美国人力成本,年均百亿美元的补助,能够弥补各大芯片企业赴美重建工厂所需费用吗?尽管有如英特尔公司首席执行官帕特·基辛格警告称,如果资金不能及时得到批准,他将推迟公司在俄亥俄州的工厂投资计划,这好象是对芯片法案的支持,但我们认为,这不过是一些企业为了获取政府补助故意制造的舆论压力罢了。

从人才角度,尽管芯片法案雄心勃勃,有大笔资金投放于芯片人才的培养,但一方面目前美国芯片人才短缺,芯片设计行业几乎完全依靠移民,另一方面由于互联网大厂薪酬明显偏高,在校电子工程专业学生大多都转向互联网科技企业,新生代芯片人才供给也是严重不足;同时由于防控疫情不力,劳动人口遭遇沉重打击,恶化了移民环境,高等级人才移民美国的意愿完全不能与疫情前相比,芯片法案的落地实施,人才瓶颈比资金问题更难以解决。

最为重要的则是市场问题。当前全球芯片的最重要市场是作为全球制造中心的中国,美国政府不思维护好这个最重要的市场,却总为双方的合作设置障碍,即便芯片法案能顺利落地,生产出来的芯片往哪里卖?

实际在此之前,为促进制造业回流,美国政府已实施多年经济奖励与税收激励方案,还推出了雄心勃勃的基础设施建设配套措施,但到目前为止,制造业回流始终不能获得一个像样的成果。这次的芯片法案能扭转此前的颓势吗?对此我们非常不乐观。我们认为芯片法案的签署,起到的实际作用可能正好相反,它将打乱目前芯片企业的全球产业布局,增加全球芯片业生产与流通成本,而这一方面可能严重侵蚀芯片企业的赢利能力与水平,另一方面可能会因为芯片成本的提高而反噬美国经济,进一步推高美国通胀。实际上芯片法案签署当天,美国股市芯片板块股价大跌,反映出企业家与我们的预估方向一致。

那么美国的政治与产业精英是看不到这一点吗?不是。美国签署芯片法案,其根本可能还是希望,抓紧中国芯片追赶上美国水平前的有限时间,尽可能提高中国研发与采购芯片的成本,尽可能打乱中国产业布局落实的节奏。事实上从2018年中美贸易冲突以来,美国政府在芯片领域已经实施了多轮对中国的打击,从制裁中芯、华为等企业,到严禁台积电、三星等美资实际控股企业到大陆投资高等级芯片制造业,再到禁止ASML最新EUV光刻机卖给中国、禁止中国使用芯片设计EDA软件,中国制造业不仅未在打击中停滞与崩溃,反而打强了中国本土芯片制造业,中国市场上中国芯片的占比在打击中节节上升。在这种趋势之下,三星、台积电、高通的芯片,ASML光刻机等也通过多种渠道,设法绕过美国限定卖给中国。既然这个市场无法回避,那不妨通过新的强制性法案,提升中国成本,尽可能延长占据中国市场的时间,尽可能赚取更多的利润。君不见,整部芯片法案,尽管有投资设厂等方面的严格规定,却根本没有严禁往中国市场销售的条款吗?

面对这样一个损人害已咄咄逼人的芯片法案,中国应该怎么办?无他,最简单的应对方法就是,继续坚持现今的政策不动摇做好中国自己的事情。

2018年中美贸易冲突后,中国明显加大了对芯片产业的投资力度,除传统投融资渠道外,专门成立了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加大对芯片产业的资金支持,同时于近期加强了芯片行业的反腐力度,对破坏、延缓中国芯片独立进程的相关行为与人员严加惩戒。人才培养方面,由于政策的重视与投入,目前中国很多工程专业人才如材料科学和机械工程专业人士都在转向芯片行业,因为该行业的薪酬显著高于原专业并且职业上升空间明显,不仅如此,教育部还专门设立了交叉学科“集成电路科学与工程”一级学科,这为芯片人才的培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同时中国是电动车最大的生产基地,手机最大的生产基地,这种芯片的最大市场就掌握在中国手里,中国没有理由不继续坚持现有政策不动摇。

总之,面对美国全方位的封锁,中国只需要沉着冷静,保持战略定力,坚持现有芯片产业政策不动摇,美国芯片方案,最终只能是废纸一张。(作者:戴稳胜,中国人民大学长江经济带研究院研究员)

【责任编辑:王晗】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